• <i id='76gv0'><div id='76gv0'><ins id='76gv0'></ins></div></i>

    <code id='76gv0'><strong id='76gv0'></strong></code>

  • <ins id='76gv0'></ins>
    <fieldset id='76gv0'></fieldset>

          <span id='76gv0'></span>
          <i id='76gv0'></i>
          <acronym id='76gv0'><em id='76gv0'></em><td id='76gv0'><div id='76gv0'></div></td></acronym><address id='76gv0'><big id='76gv0'><big id='76gv0'></big><legend id='76gv0'></legend></big></address>
            <dl id='76gv0'></dl>
          1. <tr id='76gv0'><strong id='76gv0'></strong><small id='76gv0'></small><button id='76gv0'></button><li id='76gv0'><noscript id='76gv0'><big id='76gv0'></big><dt id='76gv0'></dt></noscript></li></tr><ol id='76gv0'><table id='76gv0'><blockquote id='76gv0'><tbody id='76gv0'></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76gv0'></u><kbd id='76gv0'><kbd id='76gv0'></kbd></kbd>
          2. 詩歌為箭

            • 时间:
            • 浏览:5

              那時候他在三樓,她在七樓。他們並不在一個部門,鮮有接觸的機會。但偶爾還是能見面的,樓梯上,開水房裡,會議室裡。他每看到她一次,他的感覺就壞一次,擔心就多瞭一層,他莫名其妙地認為,她應該和他在一起,做他的老婆,唯有這樣,她才不會受苦。她和他之外的任何人在一起,於她而言都是個悲劇,當然於他更是。這種莫名其妙的感覺久之就在他的心裡生瞭根。

              如何讓她和他在一起,這真是個問題。他想起他們還有一個偶爾見面的地方,那就是單位附近的一個小書店。那天,他帶瞭套波伏娃的書到書店,厚厚的六大本,交給書店老板,叮囑他那個女孩來時給她,她要問就說是他送的。三天後,老板打電話來說書她是收瞭,可人傢好像和你一點都不熟嘛,你發什麼神經.他笑笑,感到成竹在胸。拿瞭人傢的手短,果然,三天後,他收到書信一封,是她的,當然不能稱之為情書,隻能說是感謝信。禮尚往來,於是他回書信一封,弄瞭些情書的意思在裡面;她又回書信一封……就這樣,她的信就有瞭些情書的苗頭。於是一切就都走上正軌。

              如果事情僅止於此,那就沒寫文章的必要瞭,生活總是有兩條線,就像托爾斯泰的小說。雖然他在三樓,她在七樓,但取書報信件都在一樓的收發室裡。他攬下他部門取報的活,這樣他就能第一個收到她的信,也能看到自己的信是否安全抵達。然而,他驚奇地發現,還有個某公司的人也在給她寫信,而且頻率不在他之下。那個人是誰呢?他們都在說些什麼呢?有時候他真想偷一封那個人的信看看,這是件輕而易舉的事。當然,這種事隻能想想,不能真幹。

              幾年後,她帶著一大包信到瞭她和他共同的傢裡,有他的信,也有某公司的那個人的。當她把信往最角落的一個抽屜裡塞時,他問某公司的那個是什麼人,她說是那個公司的老板。他又陰陽怪氣地說,他給你寫過求偶信吧,她瞪瞭他一眼,你怎麼說話的,什麼叫求偶信?他說老板多有錢,怎麼不嫁老板呢。她撲過來,一巴掌打得他不敢說瞭。

              在這裡要澄清的一個觀念就是有錢人並不都是惡俗人,在這個時代,金錢往往被優秀的人更多地占有,這是我經她同意讀瞭他兩封信後得出的感覺。愛情的失敗者最大的悲劇莫過午他的信被戰勝者讀到或被人撕碎丟在風裡。他總結那個老板失敗的原因,那就是在愛情的這局棋裡,他下瞭步昏招,他居然隨信寄瞭條金項鏈給她,而咱的信不是詩就是以詩的語言寫成。他不明白丘比特的箭並不是用金子做的,而是用一顆焦灼向往、深切關愛的心鑄就的,以金為箭不僅不能射中芳心,反而會反彈回來,弄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