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o0oz'><strong id='6o0oz'></strong></code>
    <i id='6o0oz'></i>

      <ins id='6o0oz'></ins>

      <i id='6o0oz'><div id='6o0oz'><ins id='6o0oz'></ins></div></i>

      <span id='6o0oz'></span>
    1. <tr id='6o0oz'><strong id='6o0oz'></strong><small id='6o0oz'></small><button id='6o0oz'></button><li id='6o0oz'><noscript id='6o0oz'><big id='6o0oz'></big><dt id='6o0oz'></dt></noscript></li></tr><ol id='6o0oz'><table id='6o0oz'><blockquote id='6o0oz'><tbody id='6o0oz'></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6o0oz'></u><kbd id='6o0oz'><kbd id='6o0oz'></kbd></kbd>
    2. <dl id='6o0oz'></dl>
        <fieldset id='6o0oz'></fieldset>

          <acronym id='6o0oz'><em id='6o0oz'></em><td id='6o0oz'><div id='6o0oz'></div></td></acronym><address id='6o0oz'><big id='6o0oz'><big id='6o0oz'></big><legend id='6o0oz'></legend></big></address>

          1. 孔子的小故事

            • 时间:
            • 浏览:7

            孔子的小故事一:孔子誤會瞭顏回

               

            有次孔子受困在陳蔡一帶的地區,有七天的時間沒有嘗過米飯的滋味。

               

            有一天中午,他的第子顏回討來一些米煮稀飯。飯快要熟的時候,孔子看見顏回居然用手抓取鍋中的飯吃。

               

            孔子故意裝作沒有看見,當顏回進來請孔子吃飯時,孔子站起來說:「剛才孟李祖先告訴我,食物要先獻給尊長才能進食,豈可自己先吃呢?

               

            顏回一聽,連忙解釋說:“夫子誤會瞭,剛才我是因看見有煤灰掉到鍋中,所以把弄臟的飯粒拿起來吃瞭。”

               

            孔子嘆息道:“人可信的是眼睛,而眼睛也有不可靠的時候,所可依靠的是心,但心也有不足靠的時候。”

               

            【啟示】

               

            常言道:“眼見為憑”,但眼睛所見未必是事情的真相,在平日我們可能經常以自己所見而下瞭判斷,判斷的根據可能依就以往的經驗,而經驗的形成卻是依每個人不同的背景與各種因素而累積的,或多或少夾帶著個人的主觀意識。

               

            如果隻憑所見與經驗,同樣的事件卻因不同人而得到不同的結果。對“人”無形中造成瞭不必要的傷害;對“事”可能因目標錯誤而功虧一簣。

               

            所謂「差之毫厘,失之千裡」,事情的真相須根據事實性、科學化作判斷,「經驗」、「眼見」往往是主觀的,不輕易的論斷才可避免許多的誤會。

               

            孔子的小故事二:顏回輸冠

               

            顏回愛學習,德性又好,是孔子的得意門生。

               

            一天,顏回去街上辦事,見一傢佈店前圍滿瞭人。他上前一問,才知道是買佈的跟賣佈的發生瞭糾紛。

               

            隻聽買佈的大嚷大叫:“三八就是二十三,你為啥要我二十四個錢?”

               

            顏回走到買佈的跟前,施一禮說:“這位大哥,三八是二十四,怎麼會是二十三呢?是你算錯瞭,不要吵啦。”

               

            買佈的仍不服氣,指著顏回的鼻子說:“誰請你出來評理的?你算老幾?要評理隻有找孔夫子,錯與不錯隻有他說瞭算!走,咱找他評理去!”

               

            顏回說:“好。孔夫子若評你錯瞭怎麼辦?”

               

            買佈的說:“評我錯瞭輸上我的頭。你錯瞭呢?”

               

            顏回說:“評我錯瞭輸上我的冠。”

               

            二人打著賭,找到瞭孔子。

               

            孔子問明瞭情況,對顏回笑笑說:“三八就是二十三哪!顏回,你輸啦,把冠取下來給人傢吧!”

               

            顏回從來不跟老師鬥嘴。他聽孔子評他錯瞭,就老老實實摘下帽子,交給瞭買佈的。

               

            那人接過帽子,得意地走瞭。

               

            對孔子的評判,顏回表面上絕對服從,心裡卻想不通。他認為孔子已老糊塗,便不想再跟孔子學習瞭。

               

            第二天,顏回就借故說傢中有事,要請假回去。孔子明白顏回的心事,也不挑破,點頭準瞭他的假。

               

            顏回臨行前,去跟孔子告別。孔子要他辦完事即返回,並囑咐他兩句話:“千年古樹莫存身,殺人不明勿動手。”

               

            顏回應聲“記住瞭”,便動身往傢走。路上,突然風起雲湧,雷鳴電閃,眼看要下大雨。

               

            顏回鉆進路邊一棵大樹的空樹幹裡,想避避雨。

               

            他猛然記起孔子“千年古樹莫存身”的話,心想,師徒一場,再聽他一次話吧,又從空樹幹中走瞭出來。

               

            他剛離開不遠,一個炸雷,把那棵古樹劈個粉碎。顏回大吃一驚:老師的第一句話應驗啦!難道我還會殺人嗎?

               

            顏回趕到傢,已是深夜。他不想驚動傢人,就用隨身佩帶的寶劍,撥開瞭妻子住室的門栓。

               

            顏回到床前一摸,啊呀呀,南頭睡個人,北頭睡個人!

               

            他怒從心頭起,舉劍正要砍,又想起孔子的第二句話“殺人不明勿動手”。

               

            他點燈一看,床上一頭睡的是妻子,一頭睡的是妹妹……

               

            天明,顏回又返瞭回去,見瞭孔子便跪下說:“老師,您那兩句話,救瞭我、我妻和我妹妹三個人哪!您事前怎麼會知道要發生的事呢?”

               

            孔子把顏回扶起來說:“昨天天氣燥熱,估計會有雷雨,因而就提醒你‘千年古樹莫存身’。你又是帶著氣走的,身上還佩帶著寶劍,因而我告誡你‘殺人不明勿動手’”。

               

            顏回打躬說:“老師料事如神,學生十分敬佩!”

               

            孔子又開導顏回說:“我知道你請假回傢是假的,實則以為我老糊塗瞭,不願再跟我學習。

               

            你想想:我說三八二十三是對的,你輸瞭,不過輸個冠;我若說三八二十四是對的,他輸瞭,那可是一條人命啊!你說冠重要還是人命重要呢?”

               

            顏回恍然大悟,“撲通”跪在孔子面前,說:“老師重大義而輕小是小非,學生還以為老師因年高而欠清醒呢。學生慚愧萬分!”

               

            從這以後,孔子無論去到哪裡,顏回再沒離開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