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ezmu'><strong id='ezmu'></strong><small id='ezmu'></small><button id='ezmu'></button><li id='ezmu'><noscript id='ezmu'><big id='ezmu'></big><dt id='ezmu'></dt></noscript></li></tr><ol id='ezmu'><table id='ezmu'><blockquote id='ezmu'><tbody id='ezmu'></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ezmu'></u><kbd id='ezmu'><kbd id='ezmu'></kbd></kbd>
  • <acronym id='ezmu'><em id='ezmu'></em><td id='ezmu'><div id='ezmu'></div></td></acronym><address id='ezmu'><big id='ezmu'><big id='ezmu'></big><legend id='ezmu'></legend></big></address>

            <i id='ezmu'></i>

          1. <ins id='ezmu'></ins>

            <dl id='ezmu'></dl>

            <code id='ezmu'><strong id='ezmu'></strong></code>
            <i id='ezmu'><div id='ezmu'><ins id='ezmu'></ins></div></i>
            <span id='ezmu'></span>

            <fieldset id='ezmu'></fieldset>

            記得愛情最初的樣子

            • 时间:
            • 浏览:9

              畢業十年聚會,我見到瞭呂海。
              
              他隨意扔在桌子上的車鑰匙,引起瞭眾人的艷羨:你小子開這麼好的車!那天,呂海儼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樣子,話裡話外,有意無意地向我暗示,我當初沒選擇他是多麼沒有遠見。
              
              呂海在大學的時候曾追求過我,但我不喜歡他的圓滑。那時,我還是一個文藝女青年,最看不得一個年輕人滿口的功名利祿。後來,我和小易確定瞭戀愛關系,呂海才算死心。
              
              巧的是,我們畢業後,小易和呂海進瞭同一傢公司。小易為人正直,每次都拒絕供應商給的回扣。過年節的時候,供應商送過來的禮品,也都被他一一回絕。
              
              小易慢慢發現,供應商開始不信任他,部門領導也並不喜歡他。呂海在那樣的環境中卻如魚得水,跟領導和供應商都處得極好。
              
              後來,領導和呂海都換瞭輛不錯的車,小易卻遭受排斥,不得不辭職單幹。
              
              聚會結束,呂海堅持開車送我,我拒絕瞭,到路邊打車。臨上車前,他還不死心地拉住我問:你真的沒有後悔嗎?
              
              我笑瞭笑:我後悔什麼?我當年看中的就是小易的人品好,那些不屬於我們的錢,我們花著會心裡不安。
              
              你真的以為他做得對嗎?他說自己沒拿回扣,但領導會相信嗎?領導會以為他拿瞭回扣,卻沒分給自己。他不但失去瞭該得的利益,也擋瞭別人的財路。供應商也不會相信他這樣的人,他不按既定規則玩,人傢怎麼敢拿他當自己人?呂海冷笑著幫我分析。
              
              我嘴硬地回瞭一句:他做的事可能不是世俗意義上的正確,但對我來說,他就是那個對的人。
              
              當年,我確實是因為小易的正義感而愛上他的。
              
              那時,我坐公交車時發現錢包被偷瞭,要求司機停車報警。乘客們怨聲載道,甚至有個男人罵罵咧咧地非讓司機趕緊開車。我急得眼淚都出來瞭。這時,小易站瞭出來,說:小姑娘丟瞭錢包,就請大夥幫幫忙,警察很快就來瞭。
              
              我紅著眼圈,很多話堵在喉頭,最後隻說出一句:你真是個好人。小易紅著臉回瞭一句:你也……很好。很快,小易成瞭我的男朋友。可是,他的這份正義和堅持為什麼到瞭職場就行不通瞭呢?
              
              自從我們離開校園,生活中逐漸充滿瞭柴米油鹽,人與人之間也開始講究人情世故。小易竟然發展得不如呂海那樣的人,他曾經的好也就有瞭些尷尬的意味。那天,我一直琢磨著呂海的話,心裡有點不是滋味,第一次對堅定瞭許久的信念有瞭懷疑。
              
              回到傢,我發現樓下圍瞭幾個人,鄰居周阿姨正在激烈地說著什麼。
              
              我看瞭看氣呼呼的周阿姨,問:您這是怎麼瞭?周阿姨冷哼瞭一聲,徑直上樓去瞭,幾個人安慰似地沖我笑笑。回到傢,我才明白,是小易把周阿姨惹惱瞭。
              
              這是我們單位的小區,樓上樓下住的都是同事。周阿姨有撿廢品的習慣,撿來的東西就堆放在樓道裡。可樓道本來就不寬敞,大傢跟周阿姨提過幾次,每次她都虛心接受,但又堅決不改。小易又一次正義之神附體,把那些廢品直接搬到瞭樓下。
              
              樓裡那麼多人,大傢都不好意思說什麼,怎麼就偏偏是你出頭?我氣不打一處來。她要是再搬回來,我明天就直接扔垃圾站去。小易毫不妥協。小易也很生氣,跟我針鋒相對:難道我做得不對嗎?她在樓道裡亂堆東西,不但影響別人,還很不安全!
              
              人在盛怒中容易智商下線,我吵著吵著就偏離瞭軌道:你從不知道反思自己,你為什麼離開原來的公司,你以為你那是正義感嗎?你那是不通人情世故!小易從沒聽我說過這樣的話,他愣瞭半天,低著頭進瞭書房。那次,我明明吵贏瞭他,心裡卻更堵瞭。
              
              那幾天,我和小易誰也沒怎麼說話。
              
              我有點後悔。我瞭解小易,他也想讓我過上好日子,但誘惑再大,他也肯定不會拿那樣的錢。我明明知道他的本性,為什麼還要拿那樣的話折磨他呢?
              
              那天晚上,我在傢裡做瞭小易最愛吃的麻辣蝦滑和小酥肉,準備給彼此個臺階。正做著,我忽然聞到有股煙味,順著打開的窗戶往外看,居然看到瞭消防車!
              
              我趕緊跑下樓,原來,是隔壁樓道失瞭火,火源是堆在樓道裡沒及時清理的舊窗框。同一個單元的同事紛紛跟我說:幸虧有你老公的堅持,要不然,倒黴的就是咱樓道瞭。
              
              小易回來時已經很晚瞭,還沒等我想好怎麼開口,他興沖沖地說:咱公司今天接瞭個大單,是我以前的客戶。他說覺得我這人挺可靠的,知道我單幹瞭,特意來支持我。
              
              我想起瞭前幾天自己剛剛說的那些話,不免有點尷尬。
              
              小易也有些不好意思:我也好好考慮過你說的問題瞭。以前,我做事的確隻以對錯為衡量標準,其實,正義與人情世故也可以不沖突。比如我至少應該瞭解一下周阿姨,她到底是需要什麼?咱公司裡還缺保潔員,活兒也不太重,你覺得周阿姨願意幹嗎?
              
              是啊,周阿姨這樣做明明是因為缺乏安全感,或者一個人太無聊,我們這些看似懂人情世故的同事們,善良地隱忍著對她的不滿,卻從沒想到要為她做些什麼。
              
              你真是個好人。我脫口而出當年的那句話。小易大笑,默契地回瞭句:你也很好。
              
              真好,我和小易都還是當初彼此喜歡的那個樣子。